当前位置: 妖精视频   »  红粉猫(全)作者:不详

红粉猫(全)作者:不详

红粉猫

字数:78200

编排:scofield1031

TXT包:

第一章

高达懒洋洋的将双腿翘在豪华的大圆桌上,表情有些无聊的看着克鲁斯。

∷鲁斯并不是不清楚高达心中此刻的索然无味。一个任务结束,再一个任务来临之前的空档,一直是大家都不太能忍受的时光。

聪明的杜雪早就选择了这一段时间到香港去度假、采购,打发这一段无聊又难捱的日子。

∷鲁斯瞄瞄高达。「既然这么无聊,为什么不去」轻松「一下呢?」

高达连笑都提不起劲。

「你连女人都觉得腻啊?」克鲁斯像发现新大陆般的叫嚷着。「不要因为杜雪不在就这副丧家之犬的模样,她会回来的!」

高达不予置评的一笑。

「最近为什么这么平静?」克鲁斯点了根菸,递给了高达。「那些作奸犯科或是有什么特殊要求的人都到那里去了?难不成他们也度假去了?」

「克鲁斯!你可不可以安静一下?」高达略带笑意的要求,吐了个烟圈。

∷鲁斯做了个把嘴唇缝起来的表情。

「杜雪有没有交代她什么时候回来?」

「没有耶!」克鲁斯挑挑眉。「总算承认没有她在就不太一样了吧?」

「我只是搞不懂香港有这么好玩吗?」高达去过香港,不过都是因为出任务,所以可能无法体会出香港的好玩和吸引人之处。

「杜雪告诉我她准备到澳门好好的赌一赌。」

「她有没有把所有的家当带去?」

「我倒没有问她这个。」克鲁斯也为自己点了根菸。「不过我相信她有输的本钱,上个月她买了枚钻石戒指,轻描淡写的说只有新台币一百五十万元而已。」

高达若有所思的想着,一个女人太有钱也不好,经济独立之后,傲气也跟着来然后男人就一点也不放在眼里,架子也出来了。

偏偏杜雪除了有钱之外,还有美貌及脑筋,更有冒险犯难的精神,又重感情,也难怪高达的一颗心全悬在杜雪身上。

今天如果杜雪也在眼前的话,日子或许不会这么的难以忍受,即使是斗斗嘴,即使是针锋相对,他都会甘之如饴,他都会欣然的面对。

问题是杜雪在那里?

杜雪的归期又是什么时候?

总部的大门被推开,像是回应高达心里的迷惑,杜雪气喘咻咻的冲了进来。

「把你们身上的钱全部拿出来!」杜雪嚷道。

高达没有注意到杜雪到底在嚷些什么,他把心思都放在杜雪的身上。脸上皮肤黑了一点,但是更具降美,脸颊消瘦了一些,更增添了一股楚楚可怜的韵味,虽然和杜雪的本性不合,但是杜雪真是令人怜爱。

「钱拿出来!」杜雪提高了音量。

「杜雪!你什么时候成了抢匪了?难不成在澳门把所有的家当全赌掉了?」克鲁斯陶侃道。

高达倒是一言不发的掏出皮包,拿出所有的现金交给杜雪。

杜雪给了高达一个眩目的笑容,令高达值回票价,那怕杜雪是把这些钱拿去丢掉,高达都觉得值得。

「克鲁斯,你呢?」

∷鲁斯咕哝了两声,不情不愿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,有些不舍得的交给了杜雪。

杜雪拿了钱,像一阵旋风似的又冲了出去。

「她到底在搞什么?!」克鲁斯皱着眉说:「那些钱可是我这个月的全部生活费。」

「杜雪会还你的!」

「我不是担心她不还我钱。」克鲁斯笑笑。「而是心疼和不解她花钱的方式,照她那种一掷千金又没有节制的花法,我真同情她未来的老公。」克鲁斯说完,目光自然的瞄瞄高达。

「你看我做什么?」高达心里虽然喜滋滋的,但是脸上不得不故作严肃。

「让她的老公去操心,我们何必在这里杞人忧天!」

「是啊!」克鲁斯顺着高达的语气。「有些人就是嘴硬,心里想的是一回事,嘴上说的又是另一回事!」

高达没有加以反驳。

杜雪又进来了,脸上则是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。

「谢谢你们!」杜雪甜甜一笑,然后行了个军礼。「钱我明天还给你们。」

∷鲁斯看看杜雪的身后,没有看到什縻东西。「我们的钱到底用到那里去?」

「我送人了。」

「送人?」克鲁斯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。

连高达都不禁有些讶异,杜雪的某些行径是疯狂,不可思议了点,但是把白花花的银子随便的送人,也未免太离谱了一点吧!

杜雪看看两人,然后笑着解释。「在我来这里的途中,咱们隔壁大楼的前面坐了个可怜兮兮的女人,浑身脏得要命又哭成了一团,我忍不住的就走上前去问她。结果她告诉我说是被儿子和媳妇给赶出来,想回乡下又没有车费,原木我想替她去找她儿子算账,但是她硬是不肯,只想回乡下。」

「你相信她?」克鲁斯尖着嗓子的问。

「为什么不信?」

「你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是利用别人的同情心在敛财的?」克鲁斯气急败坏的说。

「她不像骗人的样子!」

「杜雪K鲁斯说得没错。」高达柔声的说:「现在的人羞耻心和荣誉感已经荡然无存,我知道你善良,但是有时候过分的善良也没有什么好处。」

「我错了吗?」杜雪委屈的指着自己的鼻子。「她看起来那么可怜,那么的令人鼻酸,如果真的没有人帮她的话,说不定会把她逼上绝路。」

「你调查过她所说的话吗?」高达问。

杜雪摇摇头。

「你怎么知道她不是在骗你?在博取你的同情?」

杜雪的脸垮了下来。

高达见杜雪如此也不忍心再苛责,毕竟杜雪的出发点没有错,何况如果那妇人的遭遇真是如此悲惨的话,那杜雪是真的做了一件好事。

∷鲁斯这会也不愿意再迎风放火,一次经验一次教训。现在的人冷漠惯了各人自扫门庭雪,莫管他人瓦上霜,杜雪有这种心真是难得,社会上就需要一些像杜雪这种有傻劲的人。如果那妇人是欺骗杜雪,见杜雪如此的热心,倾囊相助,说不定会良心发现,改邪归正。

「好了!杜雪!」克鲁斯笑着说:「我们都相信她是需要援助的!」

高达给了克鲁斯一个鼓励的笑容。

杜雪的心情好了一点点。

她接着看看高达。「真的!」高达附和道:「有谁能骗得过杜雪那对锐厉、精明的眼睛?」他哄道。

杜雪相信了。

杜雪马上又是一脸的笑,好像刚才的犹豫和不能确定都不曾发生过。她可以是一个最世故的女人,但她也有其极单纯的本性。

「好了!总算肯笑了!」克鲁斯取笑道:「这会我却连今晚的晚餐都没有着落。」

「我请你们吃大餐!」杜雪爽快的说。

「你这会身上还有钱?」克鲁斯怀疑的说。

「杜雪一定有信用卡嘛!」高达替她答了。

「还是高达的反应快!」杜雪难得好心情的赞美高达。「钱你们不用操心,在今晚你们回去之前,钱就会送达到你们的手中!」

「有没有利息?」克鲁斯满脸的期待。

「你真贪心!」杜雪叫道。

「请我们吃什么?」高达慵懒的问。

「随便你们说!」杜雪大方的道。

「我没有意见!」高达说。

「你呢?克鲁斯!」

∷鲁斯想了半天。「既然逮到了机会可不能随便放过,那些饭店的自助大餐也已经不新鲜了……」

∷鲁斯左右为难,拿不定主意。

「这样好了!我招待你们到我朋友所开的私人俱乐部去,除了大餐还有醇酒、音乐和美人,够意思了吧?」

∷鲁斯竖起大拇指。

「高达!你不反对吧?」杜雪望向高达。

「你说好就好!」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这个没有悬挂招牌又不对外营业的私人俱乐部里真是装潢豪华,格调高雅。

角落里有一架大钢琴,钢琴前还有个灯光变化万千,小巧但极有气氛的舞池,一个个隐密的卡座,使每一桌的客人都可以保有不被打扰的便利。

美艳绝伦又婀娜多姿的女经理和女服务生四处的穿梭,脸上的媚笑比桌上的酒还更令人心醉。

∷鲁斯来这里真是有大开眼界、如鱼得水的感觉,只见他和女服务生们调情个没完,一副乐此不疲的大众情人状。

高达反而一副老僧入定般的无动於衷。

杜雪偷偷的打量着高达,怀疑他今晚上的反常举动,对女人他向来没有什么选择,来者不拒。

「高达!」杜雪忍不住的要问。「这个俱乐部里的女人难道没有一个你看得上眼?」

「有!有一个!」

「谁?」

「就是你啊!」高达半真半假的说。

「高达!」杜雪火爆的脾气要发作了。「你豆腐竟然吃到自己人的头上,何况今天还是我做的东,我请的客!」

「你自己问我的嘛!」

杜雪深吸了口气,端起了桌上的酒杯。

「杜雪!如果你做了现在你心里正在想的事,别怪我也同样的回报你哦!」

∷鲁斯嗅到了一触即发的战争气息,出来做和气佬了。

「首领!杜雪!你们就饶了我好吗?」他故意一张讨饶的脸。「这么好的气氛和美女,你们要吵到阳台上去吵好吗?」

杜雪瞪了克鲁斯一眼。

高达看看杜雪。「愿意陪我到阳台上站一会吗?」

杜雪本能的想拒绝。

∷鲁斯做了个恳求的表情,双手合十,求杜雪答应的可怜状。「我不常有机会到这种私人的俱乐部里来乐乐,你好人就做到底,送佛也要送上天。」

既然已经有了台阶下,杜雪也不愿意再矫情,一副小家子气的样子。

「好吧!」杜雪点点头。

∷鲁斯差点要感涕零,跪着亲杜雪的脚了。

高达优雅的起身,极有绅士风度的朝杜雪伸出手。

杜雪故意装作没有看见,自顾自的往阳台走去。

高达自嘲的看着克鲁斯。

「首领!她已经很给我们面子了!」克鲁斯替杜雪说话。「她姑奶奶的脾气阴晴不定,说风是风,唤雨是雨,让着她一点吧!」

高达居然真的认命了。

高达施施然的往阳台走去。

杜雪倚着雕花栏杆,微风轻拂过她的发梢,传来一阵淡淡的幽香,她的神态是悠闲的,是自在的,是性感而撩人的。

但是她也是不可碰触的!

高达一开始就知道这一点。

高达走到杜雪的身边。「香港、澳门之行愉快吗?」

杜雪回过头。「很好玩!尤其是对我这个购物狂来说,虽然我什么都不缺,但是只要是女人,都有强烈购物的冲动!」

高达点点头,一副他能理解的表情。

「我不在的这一阵子,没有出什么任务吧?」

「没有什么大事!」

「那你做些什么!」杜雪好奇的问。「女人方面的事就不用跟我说了,讲点新鲜的。」

「我和克鲁斯去钓鱼。」

「钓鱼?」杜雪表现的好像第一次听到「钓鱼」这个字眼。「你坐得住?!你能平心静气的坐上一整天等鱼上钓?」

「钓鱼也是一种思考的方式。」

「我想你和克鲁斯一定是去那种」有美人陪钓「的色情钓鱼场所吧?!」

高达对杜雪常有一种有理说不清的乏力感。杜雪已经将他定型,把他当花花公子、女人玩家、女性杀手,几乎不考虑用另一种角度来衡量他。

「被我说中了吧?」杜雪沾沾自喜。

「原来你满脑子装的都是垃圾?」高达开始反击。「你只会想我和女人干了什么好事,去了那些色情的场所,杜雪!你长大点吧!」

杜雪闭上嘴,用沈默来抗议。

高达知道自己的话可能重了一点,他是该道歉,让杜雪打开话匣子。「刚刚算我没说。」

「但是你说了。」

「我醉了!」

「你从来都不会醉!」

「我因为你而醉可以吧?」高达用嘻皮笑脸来掩饰他心中真正的情感,眼睛一瞄。「满足了你女性的虚荣心没有?」

「被你看上才倒楣!」

「真的这么糟吗?」

杜雪瞪了高达一眼,然后将视线投向阳台的前院,一望无际的草坪,还有一个正闪着银光,波影粼粼的游泳池,有令人想一跃而入的冲动。

此刻的气氛是宁静、祥和的,在高达和杜雪之间很少能产生的感觉。

高达看着杜雪的侧面,突然脱口而出。「你到底几岁了?」

「高达!你难道不知道问女士的年龄是一件既不礼貌又粗鲁的事吗?」

「有没有三十岁?」高达大胆的猜测。

「二十七!」为了不想让高达猜个没完,杜雪乾脆据实以告,反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。

「你难道没有考虑过结婚吗?」

杜雪摇摇头。

「为什么?」

「你自己呢?」杜雪反问,她转向高达,咄咄逼人。「你为什么不结婚?」

「我的工作不适合我结婚。」

「藉口!」杜雪嗤之以鼻。「风流就风流,何必给自己找理由!」

高达不在这一点上面和杜雪争论。「你呢?你还没有说你不结婚的理由!」

「我喜欢自由!」

「结了婚不等於失去自由!」

「听听你说的!」杜雪逮到了话柄,准备大肆加以鞭挞。「我想你即便是结了婚也不会失去自由,你到死都不可能改变你游戏人间和玩弄女性的本性。」

「杜雪!你对我有偏见!」

「你怎么不说是我看透了你!」

「你真的看透我了吗?」高达调情的说,身子往前一靠,低下头凝视着杜雪。

杜雪本能的后退一步。

「你怕我!」高达宣布道。

「长到这么大,还没有碰过我杜雪会怕的人。」

「那你何必后退!」

杜雪赌气的往前站了一步。

高达趁势抓起杜雪的双手,将杜雪拉进了自己的胸前,双手自然的移转到杜雪的腰上,牢牢的扣住了她的腰,身子贴上了杜雪的每一寸。

杜雪也感受到了由高达身上传来的那股撼人的电流,那股电流是那么的强,那么的不容人抗拒。

「杜雪……」高达有些意乱情迷。

杜雪显然没有听到高达在说什么,她的耳边只有自己和高达的心跳声。

高达低下头,带着雷霆万钧之势、吻上了杜雪,高达的吻是那么的炽热,那么的狂放,那么的专注,那么的惊天动地,杜雪总算尝到了。

杜雪的手悄悄的爬上了高达的颈头,两人显然一样的投入,一样的乐在其中。直到……

「首领!」克鲁斯突如其来的冒出。

高达和杜雪迅速的分开。

两人脸上都有一股无法立时褪去的红潮,高达的额头上还汗珠点点。

「我打扰到什么了吗?」克鲁斯装出一脸的无辜。

杜雪的表情有些恼羞成怒,於是只好把怒气出在高达的身上。「除了占女人的便宜,我实在看不出你浪子高达还有什么大本事!」

「刚刚你显然并不反对我占你的便宜嘛!」高达他有气没地方出,腰下的那股热和痛实在需要杜雪来抒解,但是她却张牙舞爪的先指责他。

∷鲁斯夹在中间,又成了一次猪八戒,里外都不是人,那一边都不能得罪。

杜雪狠狠的给了高达一记叫他下地狱的眼神,身子一扭,走回室内。

「克鲁斯!你来的可真是时候哦!」

「有你一通紧急的电话嘛!」

高达不悦的走回室内。

[本帖最后由scofield1031于编辑]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