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妖精视频   »  伤心的女同事

伤心的女同事

黄莺本想让工人跟她就这么干下去,虽然她也困。但是花娟这么信任她,并且暂时让她当车间主任,这就是动力,人在激动的时刻没有觉。黄莺曾经用凉水洗过脸,为了驱散睡眠。使自己精神起来,做为车间主任都这么萎靡不振的,工人们会咋样?可是黄莺却没有料到,花娟竟让工人们回家休息,在这紧要的时候,而且催货的又是这么紧的情况下,咋能这么懈怠呢?“总经理,咋让工人们回去了,这些活咋办啊?”工人们都散去后,黄莺问花娟。意思很明朗,“你没看到工人们都非常疲敝了吗?”花娟说。“再让他们坚持下去,都会困倒了。”“那这些货咋办啊?”黄莺着急的说。“就是十天的时间啊。”“我知道。”花娟说,“工人们都很困了,再这么挺着,也不见得能出功效,还不如让他们回家休息好了再来,其实我比你还着急。但是我坚信一句话,只有休息好,才能工作好,如果一个人休息不好,咋能工作好啊,这是相铺相成的。”“总经理我的担心这些货。”黄莺说。“怕到日子咱们交不上去,我想抓住每一分每一秒。不让这些时间白白的流失了。”“我知道你很着急。可是有的时候事与愿违。”花娟解释着说。“工人们在极度困顿的情况下,效益也不会高的,还不如先让他们去休息。这样就咱缓了他们的疲劳,使他们振作精神更好的投入工作上来,而不是挤压他们。”听了花娟的一席话,黄莺暗暗的点头。表示佩服。“黄莺,你也回去休息吧,睡上一觉,对你明天的工作有帮助。”花娟说。“好吧,总经理也休息吧。”黄莺跟花娟告辞,她并没有会家,而是去了公司的休息室,头挨上枕头,就睡了过去。早晨工人们早早就开始了工作,经过短暂的睡眠,各个精神抖擞。干起活来非常的买力,黄莺暗暗佩服花娟的战略战策。加拿大这批加工的服装按期完成了。花娟非常高兴,这是她当总经理后接手的第一笔生意。也是她在今后商场上的处子做。史密斯对花娟按日交货非常满意,如果他不跟花娟合作,这大笔的生意就要不翼而飞。看来这次合作还是对了。史密斯在电话里说。“希望咱们长期的合作下去。”“只要史密斯先生愿意。没有问题。”花娟说。“我也愿意跟你长期合作下去。”“好的,你做好准备,马上还有一大批布料需要你来加工。”史密斯说。“就这两天的事。”“好的,我一定完成任务。”花娟无比激动的说。彭川卫跟武斗风流一夜,回到公司已经筋疲力尽了,花娟过来告诉他这个喜讯来了。“董事长,公司街道加拿大的这批代料加工的服装,首战告捷。”花娟撩了一下她那红色的裙子坐在沙发上,在她撩裙的那一刹那。裙子里雪白的大腿和绿颜色的内裤在彭川卫眼前一闪。闪得彭川卫眼睛一亮,所有的困顿,一闪而过。“马上又有第二批货到位了。”“好啊,公司应该庆祝一下。”彭川卫说。“这个月我会给你个大红包的。对你出色的表现表示支持。”“不用,这是我应该干的。”花娟嫣然一笑说。“既然信任我来当这个总经理,我就会克除困难的把这项工作做好,让领导满意,让群众满意,这才是我所追求的。”“花娟。你真好,如果我早发现你,咱们的公司早就腾飞起来了。”彭川卫由衷的说。“你就好好的干下去吧,我完全支持你。”“谢谢你的信任。”花娟莞尔一笑,说“其实我的成绩取得,也少你的支持,没有你的支持,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成绩。”“行了,你别给我戴高帽了。”彭川卫说,“对了。武斗想从新回到咱们的公司来,其实他就想在咱公司挂个名。他愿意多给公司上税。不知道你啥意思?”“你答应他了?”花娟惊讶的仰起了脸。“没有。”彭川卫说。“我跟他说,这件事还得商量。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的算的。”“这就对了。”花娟说。“董事长,你想过没有,这个煤矿很不安全,它潜在的隐患很大,是一个极具威胁的定时炸弹。咱们好不容易把它摆脱掉,咋还能再把它们弄回来呢。”“是啊,你说的对。”彭川卫在办公桌前坐直了身子。“所以我没有答应他,虽然我跟他是多年的哥们,可是在这件事上。可不能太讲哥们意气了。”“这就对了,现在咱们跟加拿大的那面公司合作了起来,财源滚滚来。还在乎他那点钱,跟他不够咱们操心的。这要是发生矿难,咱们谁也脱不了干系。”花娟慷慨陈词的说。花娟的话使彭川卫一个劲的点头。他不得不由衷的佩服花娟。叶花在史密斯的帮助下,成功的申请到绿卡,成为了加拿大公民,因为她在加拿大投资经商,加拿大政府很快就批准了她的绿卡。叶花拿到绿卡非常兴奋。她打电话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武斗。武斗也非常高兴,也就是说,将来如果武斗在大陆待不下去了,可以去投奔叶花。武斗的努力实现了一半,这是他精心策划的,叶花只是他的一个跳板。武斗想去加拿大,他想把这个煤矿给刘副矿长扔下。因为他也感到煤矿潜在危险。所以他要来的金蝉脱壳计,在加拿大遥控指挥煤矿生产。“武矿长,您找我?”刘副矿长小心翼翼的推开了武斗办公室的门。坐在沙发上问。“恩,”武斗点了一下头,说,“刘矿长,你觉得我对你咋样?”“好啊,这还用说。”刘副矿长激动的说。“我想重用你,不知道,你喜欢不喜欢这个煤矿?”武斗非常严肃的问。“当然喜欢,武矿长,你真的要重用我?”刘副矿长有点不相信似的惊讶的问。“那我太感激不尽了,”“我想把这个煤矿交给你。”武斗非常平静的说。“啥?”刘副矿长以为自己听错了。因为做为一个矿长,不可能将自己的全部权利多让出去。这有点使刘副矿长感到不真实。“武矿长,你别开玩笑了,你把煤矿交给我,你干啥去啊?”“游游世界各个城市。开开眼界。”武斗说。“其实我在家待腻了。想出去走走,但我出去对于家这还不放心。所以只有你的我信得过的人。”“多谢武矿长这么信任我。”刘副矿长从沙发上欠了欠屁股。急促不安的说。“如果,你真想出去走走,那你请放心,我一定会把煤矿给你管理好的。我有这个信心。决不会辜负你对我的期望的。”“你有这句话,我就放心了。”武斗说。“明天我任命你为生产矿长,主持日常的矿上工作。尤其我不在的时候,这个矿就由你说得算。”“武矿长,你对我太好了。”刘副矿长给武斗点上一支眼。自己也抽了起来。“我不知咋样感激你对我的这份情义?”“不用感激,这是你多年努力的结果。”武斗身有感触的说。“这些年来我一直在考察你,发现你的不可多得的人才。所以我才敢把这座煤矿交给你。”“太谢谢矿长对我的赏识了。”刘副矿长感激的到了无可复加的地部。“我会尽我的所有为煤矿服务的,”“好。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。”武斗说。“这我就放心了,过几天我把家安排好了,就出国。家这里就看你的了。”“武矿长,你放心去吧。”刘副矿长信誓旦旦的说。“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“好。”武斗来到刘副矿长的身边,意味深长的说。“是这样的,明天我在全矿干部大会上公布你的任职后,我就去国外了。这次我去国外就不想回来了,这个煤矿就名副其实的交给了你,你定期往我帐户上打款,具体打多些,你看着办。我想你不会少打的。”“那当然了。武矿长我有个想法不知道对不对。如果说出来,你觉得不对,请你不要怪罪我好吗?”刘副矿长小心翼翼的问。“说说看。”武斗问。“我想按照吨煤给你算钱,你看咋样?”刘副矿长说。“吨煤算?”武斗不懂的问。“就是说矿上出一吨煤给你多少钱。”刘副矿长解释着说。“你看咋样?”“你的鬼点子还真不少。”武斗赞叹着说。“看来我没有选错接班人啊。”“谢谢,矿长的赞扬,那就这么定了?”刘副矿长问。“可以。”武斗说。“我希望你把煤矿治理的更好,现在正是煤价猛涨的时候,你一定要抓住机遇,多出煤,现在只要把馁弄上来,就能换来大笔财富,你一定要把握好了。”“武矿长,你放心吧,我懂。一会儿你把你卡上的帐户告诉我,这个月就过你汇过去。”“好的。”武斗把他银行卡的帐号告诉了刘副矿长,轻轻的舒了一口气。在全矿干部大会上,武斗正式宣布,“下面我宣布一个决议,任命刘德人为生产矿长,主持矿上的生产和日常生活,我不在的情况下,他就是这个矿上的最高指挥者。”台底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表示热烈支持。刘副矿长的名字叫刘德人。武斗把刘德人刚刚扶正,对他还不放心,他要在家观察他一番,真正值得信任了。他再去加拿大不迟。叶花变成了加拿大公民,她非常高兴,想跟谁共同分享一下这来之不易的快乐。可是她远在国外,能跟谁分享啊。她想起了她的老公,那个一劳本实的老实人,如果把他弄过来,该有多好啊。可是残酷的现实却让他们分开,其实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还是非常恩爱了,就是因为没有钱,才使他们分开的,叶花现在已经享受惯了,这种纸醉金迷,灯红酒绿的糜烂的生活,想让她再回到从前是不可能的,所以她跟她的老公只成了往事中的故事。她只是偶尔想想,没有实质性的意义。现在叶花唯一能找的人就是大卫,大卫能给她快乐,那种快乐不是任何人都能给她的。但是大卫又是个双刃剑,他随时会给她致命的一击。这一击甚至会要了她的命,她预感到了。所以她总想远离大卫,可是大卫给她那种疯狂的刺激时不时的在她身体里涌动,使她欲罢不能。春情荡漾。叶花晚上从公司回到别墅。她在外面吃了晚饭,喝了点酒,心情有些激荡。当她回到若大的别墅里时,又感到了十分空虚,一个人住着这么大的别墅能不空虚吗?叶花没有开灯,甚至她连高跟鞋都没有脱,就来到了卧室里,躺在床上,由于酒精的作怪,体内涌动大量的荷尔蒙,撩起她的,她将手伸进自己的裙子里,在那儿抚摩了起来,这时候她想起了大卫,想起了跟大卫在一起日日夜夜,以及跟大卫狂欢的镜头,像电影一样在她的眼前放映着。她的体内春情涌动。再也控制不了了,她将手伸进了内裤,想象着大卫就在她的身边,以及他们在一起疯狂的动作。自虐起来了。叶花在自虐中找到了快感,她的身体得到了升华,最后被无限的寂寞包围了起来。叶花被酒精点燃了身子。欲罢不能,干口舌燥了起来。叶花躺在床上,心痒难挠。她将手伸进了裙子里,在她那隐秘的部位抚摩了起来。叶花欲壑难平。身体在抚摩的状态下,更加急噪了起来,渐渐的浑身发热,快感在欲望中缠绕。她想放抚摩,因为一意识到这样不好,但她的身体却不容她放弃,反而更变本加厉的动作起来了。叶花在想象着所有的男人,那些与她有过亲密接触的男人和那些与她毫无瓜葛的男人,她把他们剥到精光。然后更她性交。叶花脑海里像刚电影一样,上演着一幕幕令她陶醉的春图。手的抚摩给了她无穷的形象力。她的手像燃烧的火把,点燃了她身体是欲望之火。使她口干舌燥。欲罢不能了起来。手向更加敏感的区域挺进,她的体内涌起了大量的荷尔蒙。身体里正在掀起一阵狂潮。像暴风骤雨席卷她的全身。叶花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快感之中。夜色越来越暗,叶花的心里翻腾起灿烂的火花,然而这种火花稍纵即逝,最后她被淹没在寂寞的黑夜里。早晨,叶花被灿烂的阳光弄星,但她依然庸懒的躺在床上,回忆昨夜的缱绻和落寞。别有一番滋味上心头。这时传来了门铃声,叶花一惊,这么早会是谁呢。她这个别墅就大卫跟武斗找到了。武斗已经回国了,那么就是大卫了。她害怕见大卫可是心里又河网见到大卫,人的大脑往往跟身体是不一样的,经过昨晚的孤独,叶花非常渴望男人。那怕这个男人有那种功能就行,她要求并不高,她为自己的这种想法感到害怕,自己咋突然之间沦落成这样的女人。门铃依然在响。叶花懒在床上不想起来,因为早晨这段时间正是睡觉的大好时机,即使响了也不愿意起来,再加上昨天晚上,身体的激荡,现在她非常懈怠的瘫在床上。门铃响了一会儿不响了。叶花赤身裸体的用她那丰腴的大腿夹着被,被摩擦这她那铭感的部位非常惬意。叶花在这惬意中又迷迷糊糊的过去,突然耳畔又一次响起了门铃声,叶花依然不理门外的人,她想来人肯定是大卫,她不想再跟大卫发展下去了。她怕有一天被武斗发现了他俩的私情。如果那样就糟了,武斗不杀了她也会把她剥了一层皮。性欲跟生命比起来,叶花知道那个更重要。于是她有好几天没有跟大卫在一起了,大卫找她,她总是想办法推辞。或者躲闭,这让大卫非常的不痛快。虽然叶花的身体渴望大卫的爱,可是大卫是个率真的男人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一根筋。他要是爱上谁了,不分场合和地点,直来直去的表达,很难在众人面前掩饰自己的情感。这也正是叶花害怕的地方。于是叶花开始冷落他,其实叶花还是非常喜欢他这样火热的情欲的,但由于受到社会上的客观原因,使她不敢接受他的热度。没有大卫的日子里,她非常苦闷,有了大卫的日子里她又非常彷徨,她就是这样在矛盾之中接纳与拒绝,这使她非常痛苦。叶花想门外肯定是大卫,她害怕他那火热的眼神,她往往在他那火热的眼神里找不到自己。在他的眼神下,她拒绝不了他,这也是她的一个症结。扑通,叶花耳畔响起了一个声音,似乎有人翻墙而入。这把叶花吓了一大跳,她刚想起来,但已经晚了,大卫蓬头垢面的出现在她的床前。他蓝色的眼睛变得血红,正直勾勾的望着叶花。大卫望到叶花春光无限的横陈在他的面前,心情陡然激越了起来。只见叶花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,浑身躁动不安的蠕动着,一条条大腿和半拉的屁股裸露出来。十分晶莹。十分性感。大卫眼睛看直了。他那充血的眼睛更加血红了。叶花看到大卫进来一惊。刚想坐起来。大卫却来到了她的跟前。用他强有力的大手压着了叶花躁动的身体。叶花通过昨晚的自我宣泄,虽然达到了快感,可是那种感觉还是不如有个男人好。大卫的手在叶花的半球上抚摸。叶花已经退了潮的潮汐再一次的涨潮了,再次席卷而来。大卫的手非常的热,每抚过叶花一寸肌肤,叶花的肌肤上都会灼热起来。叶花想拒绝大卫,可是她的身体没有一丝的力气去拒绝他。只好任凭他抚摩。“大卫,你不要这样。”叶花气若游丝的说。“叶花,我爱你,我离不开你,你就嫁给我吧?”大卫的眼睛里掠过一丝灼热的光芒。这种光芒烫伤了叶花,使她的心咯噔一下。很快就被大卫的热火融化了。“不行,大卫你咋竟说小孩话啊。我有老公,是武斗。”花娟想告戒大卫。在她的身边还有个武斗,“让武斗去见鬼去吧。”大卫愤怒的说,同时在叶花肥硕的屁股上拍了一下,响起了清脆的啪的声音……“等他再来的时候,我要跟他决斗。”“大卫,你是不是发傻了。”叶花在他的手的控制下说。“你不能那样,那样对谁都没有好处,这不是简单的决斗的事……这里面有很大的别的因素在里面。”其实叶花即喜欢大卫这种执着的性格,又害怕他这种性格的,因为这种性格不具备隐秘性。她跟大卫只是偷情,越隐秘越好,而大卫却要把它公开化,这是叶花很不赞成的,再说大卫不止一次的向她求婚。这可能吗?叶花现在的生活大卫能给他吗?他是个打工的,跟他只能受穷,这些年来叶花是穷怕了。她好不容易有今天,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,咋能还回到从前呢?“发啥傻?”大卫懵懂的问。“我不可能嫁给你,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。”叶花直截了当的说。“而且,咱俩不要这样来往下去了。这对你和我都好。我希望你能听我的忠告。”“不行。因为我爱你,能道我连爱的权利都没有吗?”大卫不解的问。“你有,但你爱的人不应该是我,因为咱们有很多不相同的地方。”叶花不掩饰的说。“我不管你愿意不愿意,我说说我的看法。”大卫的手在叶花的身上停了下来,一只手停留在叶花的屁股上。在那抚摩了起来。叶花没有拒绝,任他摸着。“女人都喜欢富裕的生活,你能给我吗?”叶花问。“你不能,因为你没有这个资格,你连你自己都养活不好呢。”“慢慢来,以后我会给你的。”大卫信誓旦旦的说。“那是以后的事,以后的事谁也料想不到。”叶花说,“我要现在的生活,为什么要等到以后呢,以后是啥年,猴年马日?一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。”“你不信任我?”大卫问。“对我这么没有信心?”“这不是信任不信任的事,这需要一个人的能力。同时还要有机会。”叶花说。“人的成功与否这其中有很多的奥妙。婚姻不是爱情,而爱情也不一定非有婚姻。它俩是辨证统一的。不是人所能左右的。”“我知道我爱呢,我不想别的。只要我爱你就够了。”大卫坐在床上,跟她并排躺着。双手不安份的在叶花身上抚摸。叶花的身体就有了反应。她的大腿不安份的动弹了起来。“生活光有爱情是不够的。”叶花虽然有些动情,但她还在劝着大卫,希望他能正确的理解他们之间的关系。“我不管生活。”大卫亲吻着叶花,他的嘴唇像火一样的烫着叶花浑身一颤。但是叶花还是被他的热情所融化。大卫不再言语了,他用他那火热的舌头使劲的亲吻着叶花。叶花感受到了他舌头的热度。大卫使劲的抱着叶花的脖子。尽情的亲吻,叶花都有些喘不上气来了。叶花只有身体在向大卫表示,她的身体蠕动着,尤其的大腿,在被里来回的蹬踏,这种条件放射,更加刺激了大卫,大卫的下身高傲的挺拔了起来。叶花的心情挺复杂的,她真的不想跟大卫再这样下去,如果被武斗知道了,后果会非常严重。可是当她跟大卫在一起,她又无法抵御大卫对她身体的诱惑。在大卫面前只能随波逐流。找不到自己了。大卫亲吻着叶花,他偶尔停了下来。看着叶花潮红的脸颊和她那猩红的嘴唇,欲望之火更加旺盛了起来。“叶花,你太美了。”大卫又一次俯下身去。顺着叶花的脸颊亲吻了下来。叶花浑身裸体。但她将粉色的毛巾被紧紧的裹在自己的身上。这个毛巾被没有完全的裹住她的身体,偶尔裸骡出她雪白的身子,非常撩人,非常性感。大卫吻到叶花的颈项以后,就被叶花阻止了,因为她使劲的攥着被,不让大卫再往下吻下去。大卫像个见到骨头又捞不着的狗,急得团团转,他时不时的用他的嘴巴去叼叶花的被,希望见到里面醉人的春色。大卫像狗一样的跟花娟撕扯。他用他那洁白的牙齿叼着毛巾被的一角,使劲的往下拽,而叶花却牢牢的按着被,她望着大卫那急切的样子非常开心。想好好的撩拔他,扭着身子说。“你看看你,好像狼一样,你想吃了我?”“我你让我变成狼的。”大卫说。“你这么美,我要是不变成狼就没有男人的功能了。”“缺德,”叶花娇嗔的说。“那你就让我吃了你吧。”大卫埋下头,就去扯他的毛巾被。大卫不是用手去扯。而是用嘴巴去扯,如果用手,她的毛巾被会被他一下子就扯掉的。虽然她竭力的拽着,但在他的强大面前,这一切都形同虚设。“不让。”叶花撒娇的扭动着身子说。“我害怕你。”大卫觉得他这样跟叶花调情跟有味道,便不急着拉掉她的最后一层帷幕。而是循序渐进的在她雪白的颈项上亲吻。大卫想用他的亲吻吻到叶花身上的毛巾被,从而达到了胜利的顶点。完成欲望的飞跃。大卫嗅到叶花醉人的体香。是那么刺激。他形容不出来她浑身上的香味,但是这种香味却使他十分迷恋。大卫像猎犬一样贪婪的嗅着。这种身体的馨香。强烈的刺激着大卫,使大卫的身体膨胀了起来。他的身体像着了火一样的难受。大卫口干舌燥的咬住叶花身上毛巾被的一角。用力的往下拉。虽然叶花也被大卫火热的欲望点燃了身体。可是她还在挣扎的拽住被子,不让大卫轻易的得逞。她喜欢看大卫这种猴急的情景。大卫有些急噪了起来,他拉开了叶花被子的一角,叶花半拉高耸雪白的乳房裸露出来。大卫眼睛立即就直了。虽然他不是第一次看到叶花的乳房。但是现在看到这撩人的一角,使大卫更加激动了起来。大卫使去了绅士的风度。伸手使劲一拉,就将叶花身上的粉色的毛巾被给拽了下来,叶花雪白的身体展现了出来。大卫看到叶花美丽的身体,惊得张大了嘴巴,使他久久的没有回到现实中来。叶花像一座雕塑一样,横陈在床上,晶莹的身上,镶嵌着黑色的三角。十分打眼,分外妖娆。这使大卫的小身更加坚硬了起来。“叶花,你太美了,简直就是女神。”大卫赞扬着说。叶花不好意思的想把身体藏了起来。她慌乱的抓着毛巾被,然而大卫却用他那有力的大手按住了叶花那纤纤玉手。大卫在欣赏着她的身体。“你咋这样瞅着我?看到我怪不好意思的。”叶花忸怩着说,同时她没有忘了拽一下被子,想用被子遮羞,可是被子被大卫牢牢的控制住了,最后大卫一使劲。将毛巾被扔到了地毯上,叶花的身体毫无遮掩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。“这回好了。你再也不用遮遮掩掩了。”大卫无耻的说。“死鬼。”叶花擂了他一拳。然后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,她的身体像一座不设防的城市,裸露在大卫面前,任凭大卫摆布。大卫很快的扒光了自己。叶花通过手指的缝隙看到大卫那高昂的将军。这使她的心砰砰的直跳了起来,这个威猛的将军,使叶花恐惧了起来。叶花的脸颊顿时绯红了起来,这更让大卫怜爱。大卫埋下头去吻她那像红枣一样是乳头。把叶花吻出一片惊呼。大卫迷恋上了叶花的身体。他想吻遍她的全身,包括最肮脏也是最高贵的部位,其实人们非常的怪,往往把最脏的部位看成是最高贵的地方。大卫也如此。他吻着叶花的乳房,慢慢向下划了下去,在她雪白带有弹性的肌肤上吻了起来,由于大卫的鼻息,呼着气流。使叶花感受到非常的刺挠。她偶而发出笑声。大卫很快就像叶花的下身吻了下去,吻到了那个即肮脏又高贵的地方。叶花由于那儿被大卫突然闯入,使她浑身一颤。大腿立刻并拢了起来。大卫用头将她的大腿分开,继续在那狂热的亲了起来,叶花被他弄得歇斯底里般的大叫和尖叫了起来,好像是非常的痛苦,也好像是非常的幸福,总之借如了幸福和痛苦之间。叶花越是这般激越,大卫就越是激动。他使劲的亲咬,弄得叶花十分兴奋。大卫品尝着爱液,那种爱液说不出来它的味道,但是却让他沉醉。他完全的侵入的她的爱液之中,不能自己。叶花现在才真正的感受到刻骨铭心的感觉,这种感觉使叶花对大卫产生了依恋。她的大腿不停的舞动,有时甚至夹住了他的头,这更加使大卫忘乎所以的放肆了起来。“大卫,你不要这样,我想要。”叶花喃喃私语的说。大卫不去理会叶花的求饶,依然我行我素的在那而专心致志的亲咬,这使叶花身体产生一阵阵的痉挛。快感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爆发。这让叶花急迫了起来。她伸手去抓大卫的头部,希望把他拽起来,可是她抓不到可以牵引他的东西,只是摸到她那带有卷曲的黄色头发,她想拽他是头发,可是她怕把他拽疼了,要是不拽他又在他弄个没完没了。大卫依然使劲的亲吻叶花,叶花真的受不了,她抓住他的头发,使劲一拽,把大卫的头拽了起来,他的嘴巴离开了她的沼泽。“不喜欢我稀罕你?”大卫惊讶的问。“不,我想要。”叶花羞红了脸。大卫一下子就明白了叶花的意图,他用手摆弄着他的武器,说,“好我让你尝尝它的厉害。”找准位置冲了进去。由于它非常威猛,叶花的身体一下子被它给洞穿了。她发出歇斯底里般的尖叫。叶花虽然春情已动。但大卫没有做热身动作就直捣黄巢,使叶花受不了,她发出了歇斯底里般的尖叫,这种声音更加刺激了大卫。大卫不管不顾的颠狂了起来。叶花感到自己的身体被撕裂了,被洞穿了。她痛苦的嚎叫,像杀猪一样,可是后来她渐渐的适应了大卫的猛烈的炮火。跟他相得益彰的做了起来。快乐的呻吟顿时在房间里弥漫开来。叶花在大卫身下获得了骨酥肉软的快感。她的身体随着快感到来,情不自禁的痉挛了起来。同时非常欢快的颠起屁股咬住大卫的肩膀。大卫感到肩膀十分疼痛,但他并不因为肩膀的疼痛而停了下来,反而更加激发了他的斗志。他像一个百米运动员刺激一样,在他很规范的轨道刺激了起来。叶花现在才真正的领略到啥是猛男。她像涨潮的海水一样。汹涌起来。很快的将大卫淹没在无底的深渊的。大卫并不是普通的水手,他很善于水性,在浪涛汹涌的海域依然驾轻就熟的航行。游刃有余,恰倒好处的施展着自己的技巧。叶花在大卫身下激动的说。“大卫你太棒了,我要死了。”大卫诡秘的一笑。使劲的动了几下,说。“那你就嫁给我吧,我会天天让你快乐的,好吗?”“咱们先不提这个。”叶花扭动着身体说。“你还是认真的做事吧。”大卫又像牛一样的做了起来,叶花将身体全部向他打开。体内汹涌着大量的荷尔蒙。使大卫更加兴奋。大卫为了在叶花面前表现自己。更加买力了起来。使叶花一次次的身体痉挛。她的嘴巴在大卫身上寻找,寻找可以咬住的东西。最后她还是选择了他的肩膀。又一次的掂起屁股,叼住了大卫的肩膀,使劲的咬住,大卫忍受着肩膀刻骨铭心的疼痛,狠狠的向叶花身体冲撞了起来。叶花发出凄惨的尖叫。然后晕了过去。武斗想来加拿大,但是他刚刚把刘德人抚正,他还要考验一下他,这么大的一个企业,咋能说给人就给人呢?所以他要观察几日,虽然煤矿的瓦斯使他如坐针毯。他很不能早日脱离这里。他清楚如果等事故发生了,他想逃都逃不出去。所以他选择早点出逃。但是武斗又不肯一走了之,他要再观察一下刘德人,看他自己忠不忠?现在他虽然把权交给了刘德人。可是大权还是控制在他的手里。只要他在煤矿一出现。他的权力就会自动回来。就在武斗沉思的时候。传来了敲门声。武斗说。“请进。”来人推开虚掩的门,进来的正是刘德人。“武矿长好。”刘德人进来就向武斗问好。武斗微笑着说。“你来正好,我正想找你谈谈呢。你请坐。”刘德人四周看看,最后坐在沙发上。因为这里只要沙发才适合他坐,武斗坐在大板台前。他只能坐在武斗对面的沙发了。即使武斗不坐在大板台前。他也不能坐。因为他的级别毕竟比武斗低。“武矿长啥事啊?”刘德人问。“其实也没什么事。我只是想跟你聊聊。”武斗给刘德人去泡茶。刘德人慌忙说。“武矿长,你不用忙了,我不喝,你还是坐下来吧,你对我再这么客气,我真的不好意思了。”“我就要把这个矿长交给你了,你可得好好干啊。”武斗嘱咐着刘德人说。“武矿长,你放心,我绝对不会辜负你对我的希望的,你这么器重我,我在干不好工作,那就真的对不起你了。”刘德人有些激动的说。“不是我对你不放心,因为从现在起你就责任重大了你懂吗?”武斗说。“我知道。现在我就发现一大隐患。”刘德人说。“啥隐患?”武斗正色的问。“井下瓦斯很大,这要是不治理会出大的乱子的。”刘德人说。“你想治理?”武斗惊讶的问。“我想,既然我接了这个矿长,我和要干好。现在瓦斯这么大,我想停产治理。不知道武矿长啥意图?”刘德人问。“你考虑了资金了吗?做为一矿之长不能感情用事。”武斗的脸色有点不好看。“你要是停产整顿,你知道会损失多少资金吗?”刘德人没有料道武斗会因为这件事而不悦。他以为他找出了井下的隐患,上武斗这儿邀功来了。却把热脸蛋贴在冷屁股上,使他非常尴尬。他慌忙说。“武矿长。我这不是跟你来商量来了吗?其实我也没有统计过治理瓦斯需要多少资金,我估计不足。你这么一说我明白了,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。”“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。”武斗说。“你还没有正式经营这个矿,所以你有点不知深浅。”武斗的话说的有点刻薄点,但是。武斗这些话使刘德人刚迈出去的步又缩了回来,“武矿长,对不起,我这些都不懂,对亏你指教。不然我真的犯大错误了。”刘德人懊恼的说。武斗见刘德人非常忏悔的样子,便不再责备他了。说。“你慢慢就会好了,就知道每吨煤的来历都不容易。我不是不让你治理瓦斯,你以为我不知道瓦斯大吗?但有啥办法,我要是能治理还等到今天?”武斗的话使刘德人意识到,武斗对治理瓦斯持反对态度。以后刘德人不能再提治理瓦斯这件事了。刘德人特别聪明,凡是领导不喜欢的事,他绝对不做。“武矿长,这事轻轻撂下。我绝对不再提了。”刘德人说。“武矿长,你啥时候出国?”“你着急了?”武斗意味深长的问。“武矿长,你误会了,我是关心你,就问问。”刘德人慌忙说。他心想这个武斗还真不好斗啊。“兄弟无论做啥事,都别着急。只有能沉住气,才是成熟的表现。”武斗意味深长的说。“成熟是一个人走向成功的标志。”“武矿长我终生也不会忘记。你的教诲。你真使我受益匪浅啊。”刘德人看风使舵的说,其实这是刘德人的强项。“兄弟,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。过几天我就走了。你在家能让我放心吗?”武斗其实最关心的还是他走了以后的情况,如果他走了,刘德人会不会背叛他,会不会到时候给他往他的银行卡上打钱?这是他最关心的一件事。别的都次要的。估计刘德人不敢背叛他,他也不是这一走就不回来了。只要他回来这个矿长还是他的,刘德人只是暂时代理他的工作,别的权利他也没授予他。所以他对他依然控制矿上胸有成竹。“武矿长,你对我还不放心吗?”刘德人疑惑的问。“不是不放心,我是怕你太幼稚。”武斗说。“所以说的多了一些,你不会生气吧?”“怎么会呢?武矿长这是宝贵的财富,你能教我,我真是求之不得,”刘德人说。“这都是武矿长这些年来积攒的经验啊。”武斗被刘德人这几句阿谀奉迎的话弄得挺受用。“看来我的接班人我没选错。”武斗满意的拍了拍刘德人的肩膀,说。“好好干。有发展。我这次出国去不了多些日子,但是只要我不在家,你就是这里的法人,知道吗?”“武矿长知道了。”刘德人说。“我会永远牢记你的话的。”“那就好。”武斗赞扬的说。“你去忙吧,不要陪我了。我出去一趟。”“那好。我到井下看看去。”刘德人站起身子,退出了武斗的办公室。花娟决定去一趟多伦多。她要跟史密斯就长期合作下去签署一个合同,这是他们双方的意向。销售和货源都由史密斯公司提供。花娟的公司负责加工。花娟飞到了加拿大。史密斯举行晚宴欢迎花娟。席间,史密斯说。“花娟,你真挺能干,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快的完成任务。其实我多留了几天的宽限。不需要那么短的时间。我故意试试你。”“史密斯先生好坏啊,”花娟娇嗔的说。“你知道吗?你的一句话我们忙啥样吗?加班加点,甚至都没有睡觉的时间。才把这些衣服赶完。”“这也是总裁在试你们,看你们能不能按期完成任务。”甄妮插嘴说。“我们对每一个合作伙伴都这样试验。”“甄妮小姐说的一点都不假。”史密斯先生说。“这也是我们衡量一个伙伴实力的展现,你通过了我们的考验,从此以后你就是我们的战略伙伴。”“好。”花娟举起了酒杯,说,“这杯酒我敬史密斯和甄妮小姐。希望咱们能长期的合作下去。”这次晚盐没有叶花,只有史密斯和甄妮小姐,不知道啥原因叶蛤没有来,按理说叶花应该出席这个宴会,因为花娟毕竟跟叶花来自一个国家,并且还在一个公司,都是高层管理人员。可是最近叶花跟大卫形影不离,天天的腻在一起。手机经常关机,而且也不来公司报道,来无影去无踪。史密斯想找她,打她的手机却是关机。最后放弃邀请叶花,花娟看到叶花没来,她又不好意思问,但的这点素质她还是有的。所以她一直没有提叶花。武斗对刘德人的考验已经初见成效。刘德人绝对顺从听武斗的安排。而且,武斗还发现刘德人有个最大的优点。就是勤劳。自从他当上了生产矿长几乎天天下井。从不懈怠,这是武斗欣赏他的地方。“兄弟啊,你知道我喜欢你那点吗?”武斗来到刘德人的办公室,他刚升井还没来得急去洗澡。脸色黝黑。布满了煤尘。浑身工作服还没有脱,只是把安全帽摘了下来。刘德人看到武斗进来,慌忙站了起来,“武矿长,你来了,那点?”自从刘德人当上了生产矿长,他从没有管武斗叫大哥。总叫他管称。这也是官场上保持的规则啊。“我喜欢你这勤劳劲,从不懒惰。每天都下井,这是矿长很难做到的。”武斗说。“有很多人,一担被提为矿长,他们就不下井了。就开始摆架子了。认为自己了不起了。就开始疏远工人,而你却不同,你还跟以前一样。说明你的心态好。”“谢谢武矿长的夸奖。”刘德人不好意思的挠着头,并且拿手巾开始擦汗。“你先去洗澡去吧,我没事,只是随便转转。”武斗说。“洗完澡我请你吃饭。”“那好吧,矿长我去了。”刘德人小心翼翼的说。“去吧。”武斗说。“我等你,”“太劳驾你了。我咋好意思让你等呢?”刘德人说。“要不我不洗了,擦把脸,咱们就出去,”“你去吧,我也没事,就在你的办公室里等,”武斗说。“那我去了。”刘德人受宠若惊的说。并且规规矩矩的退了出去。武斗经过种种方面对刘德人的考验。觉得他还真的不错。对他放下了心,于是他决定出国在出国前,他考虑要不要见一下彭川卫?经过他反复的考虑,觉得没有必要再见彭川卫了,因为彭川卫对他先不够意思。把他从公司里踢了出来。他还见他干啥?武斗准备悄悄的离开这里。去国外发展,他现在不能管他的老婆了,其实他早就对他的老婆失去了兴趣。根本没有啥感情在,所以他走时连个招呼都没打,当武斗踏上飞机时,深有感慨的望了一下祖国的蓝天白云,心想不知道这一去能不能回来。武斗来加拿大前,他没有给叶花打电话。反正他也找到了叶花的别墅,他想直接去叶花的别墅,所以连跟叶花一个招呼都没打。下飞机直接就叶花的别墅。叶花在别墅里正跟大卫在做爱,大卫强悍使叶花体味到了做女人的幸福与快乐,她很大卫放肆的做爱,喊声能把房子抬了起来。他俩完全的淹没在快乐的海洋里,却不知道危险在向他们逼近,因为武斗正在往他们这里赶。他们像亚当跟夏娃一样,被爱的甜美的果子吸引了,却忽视了潜在的危险。

猜你喜欢